快捷搜索:

从不接受到离不开 香港正版铁算盘这些技术让日本人惊叹

  文|庄怡 编辑|一鸣

  “不用不用,我用功能机就好了。”

  佐藤(化名)是浙江一家中日合资公司的科长,几年前他刚来中国时,坚持认为一台诺基亚老年机就足够了。在佐藤的公司里,年轻的中国同事时常在他身边讨论网购了什么新神器、支付宝里种成了几棵树等他完全不会参与的话题,尽管被公司从日本派到中国办公,佐藤依旧用着诺基亚乐在其中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来中国不久后的一天。佐藤兴奋地向韩小姐讨论起自己刚买的杯子烘干机,韩小姐是公司行政,常与管理层接触,也会时不时的向“固执的”管理层们安利年轻人青睐的神器。佐藤说经不起年轻人的念叨,他试着在昨天淘宝上下了一笔订单,没想到今天就收到了,“速度这么快!”

  让韩小姐哭笑不得的是,让她的日本老板们接受网购和移动支付很难,但一旦他们体验到这里面的方便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一入网购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。

  高桥(化名)是这家公司总经理,早于佐藤来到中国,“中毒”也更深。虽已年愈50岁,淘宝、支付宝、共享单车这些中国时兴的玩意儿,高桥玩得很溜。

  高铁票、飞机票甚至地铁票,高桥已经习惯掏出手机点一点,简单的付款流程大大方便了他在中国的生活。每逢周末,他还会扫一辆共享单车,骑出去溜达散心。就在佐藤抗拒地只想使用诺基亚时,高桥还积极当起了推销员,“在中国智能机可方便了”。

  高桥和佐藤之后,其他派遣过来的日方人员也在两人安利下用起了淘宝和支付宝,除此之外,他们还收获了其他外国人的“艳羡”。在外国人开设账户上,中国的银行政策管理严格,而他们由于在中国开有纳税账户的缘故,很方便就能接入支付宝。

  虽然移动支付在中国很普及,一个有意思的事实是,二维码是日本发明的。日本经济新闻产业部副部长中山淳史今年1月曾撰文称,在中国,在手机支付已经成为了主流。这种支付方式将难以获得信用卡的低收入人群拉入消费的大潮之中,为中国经济的规模扩大做出了巨大贡献。甚至开始登陆日本,发起“标准逆登陆”攻势。

  文章称,2010年之后,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,用摄像头读取信息的二维码在中国以惊人的速度发展。Denso-Wave的执行董事田路胜彦则表示,“经常有人跟我说,哪怕一个二维码收10分钱也好啊”。

  诞生日本却光大中国,日本经济官员耿耿于怀,今年6月,日本经济产业省着手统一二维码支付标准,以期在日本也推广无现金支付,与此同时,还计划与支付宝等合作,力争制定国际标准。

  高桥对此也深有感触,回国时他惊讶地发现,日本很多便利店都接入了支付宝,在东京成田机场也支持使用,“实在是太方便了”。年会敬酒时,他跟韩小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感谢她教会了自己使用支付宝。

  毋庸置疑的是,移动支付正在改变世界。艾瑞咨询报告称,2017年,移动支付产生收入6450亿人民币,而中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超过了全球第一大信用卡品牌Visa和第二大信用卡品牌万事达的全球总额。普华永道研究数据显示,2017年全球近一半数字支付都发生在中国,支付宝一个月内处理的支付金额就超过了美国最大在线支付运营商PayPal全年处理金额。

  随着中国游客走出国门,中国的移动支付企业们也在国际上加快了扩张步伐。

  支付宝官网介绍,自2004年成立以来,其已覆盖包括餐饮、超市、便利店、出租车、公共交通等线下消费场景,接入支付宝的线下门店超过20万家,出租车专车超过50万辆。此外,目前其业务范围已拓展至境外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,覆盖14种主流货币。在韩国和欧洲均支持退税业务。

  境外的支付宝服务还能给国人带来意外之喜。今年6月1日,信用卡巨头Visa系统从当天下午2点半开始故障,不少商店被迫启动标志牌,提示路人只收现金。数以百万计的人表示,无法在商店、加油站、火车站完成支付,所以大家不得不将物品留在超市或加油站。

  面对这一“史诗级”灾难,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和游客却完全不受影响,掏出手机扫一扫二维码,问题全解决。

  当时有网友调侃:什么是幸福的感觉?那就是在别人都无法刷卡支付时,你却掏出手机,在众多老外羡慕的眼光下轻松扫码支付。

 

责任编辑:吴金明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